明日方舟遗尘闲步剧情剖析 遗尘闲步剧情人物浅析[多图]

明日方舟遗尘闲步剧情不少玩家都在询问,那么本次剧情人物关系是什么,同时主线要害线索有哪些,还不知道的玩家一起来看看吧。

明日方舟遗尘闲步剧情人物浅析

十三年前·维多利亚

在位于维多利亚领土的多伦多郡,当地领主文森特伯爵正在迎接前来介入晚宴的贵族们。在形形色色的客人进入温暖的大宅后,他发现了一个特殊的来客。

这位小信使是文森特伯爵同砚汤姆森的女儿海蒂。她告诉文森特伯爵,她是瞒着父亲偷偷跑出来的(与她所说相反,是她的父亲派她来赴宴的)。在这严寒的雪夜,文森特伯爵只好准许了她。

正攀谈时,身着正装的凯尔希前来赴宴,她现在的身份是拉特兰的修士,因渊博的学识深受当地贵族敬重。三人打了个照面,随即便进屋去了。宴会最先。

宴会中,海蒂向凯尔希问起乌萨斯,缘由是她父亲给她推荐的几本乌萨斯著作。

凯尔希便向她讲述了一件真实发生的往事——一瓶伏特加,成为一场旧贵族与新天子之间军队内战的导火索。

宴会正酣,海蒂约请凯尔希到室外散步。

2021041926555864

这时,她不再像在文森特伯爵眼前显示的那样,一个试图装成女士的少女,而是一个成熟的小大人——她嗅到了不安的气息,和平早晚要被打破,战争即将到来,她不愿真的像一个孩子一样坐以待毙。

她把两封信交给了凯尔希,这是她父亲的嘱托。

凯尔希没有看信。海蒂继续和她一起走着,谈起了维多利亚外面平和,实则暗潮汹涌的内部。她的父亲,也就是凯尔希的同伙汤姆森,仅仅由于学术纠纷就被打成重伤,留下顽疾至今。

说到文森特伯爵的伦蒂尼姆之行,海蒂表达了她的不满,却被凯尔希否认——文森特伯爵大智若愚,他假痴不癫,拒绝了诺曼底公爵的“美意”,让多伦多郡得以保持中立,从而保住一触即破的和平。

完成了义务,被冻得打喷嚏的海蒂准备和凯尔希一同回到温暖的室内。

此时,天空飘飘落下的雪白雪花,溘然化成漆黑之色。

从凯尔希的叙述判断,曾经有非人的生灵,试图从南北两头入侵泰拉文明。这些生灵似乎是自力于现实之外,被现实所倾轧的存在,它们的气力泉源于人们对邪魔的“认知”。

南方,萨尔贡与怯薛联手,击退了敌人;北方,萨米用巫术匹敌敌人,乌萨斯依附着壮大的军事实力轻松将他们击败。

但对乌萨斯而言,这还不够。乌萨斯军队将那些邪魔击杀后,网络了它们留下的气力碎片,用这些碎片刷新了乌萨斯最精锐的战士,形成了乌萨斯的内卫“天子的利刃”。他们可以运用邪魔的气力,形成类似结界的玄色“国家”,在国家中有着恐怖的战斗力。因此,“内卫双足战立之地,即是乌萨斯的伟大河山。”。

乌萨斯内卫面具和面具上的一堆管子,就是“仪式施加的牢笼”,使得内卫体内邪魔的气力不受外界的现实影响,从而珍爱内卫的心智不被邪魔侵蚀。这也是他们最大的弱点。但邪魔碎片一旦泄露,会造成更严重的损坏,更应该称之为扑灭。

这些生灵事实是何物,又与泰拉的本土神(譬如黑蛇和炎国的神灵)有何关系,尚有待考究。

乌萨斯的内卫,“天子的利刃”,现身。

玄色的“烟雾”弥漫,使得凯尔希加倍稳重。

凯尔希看破了内卫的隐秘,试图说服他住手争斗,却反而使内卫的杀意更增强烈。

一番大战后,凯尔希的西装染上血迹,内卫的面具也在战斗中破碎,双方都岌岌可危。

在战斗的喘息阶段,凯尔希最先晓之以理。

2021041996949728

着实由不着名刺客,不带政治目的解决掉那位大公,才气最大限度地缓解乌萨斯新旧两股实力的矛盾,削减乌萨斯的内讧。

内卫只是由于心里对旧时代的盼望和对乌萨斯“无上荣光”的顽强,决议前来杀死“越俎代庖”的“叛国者”凯尔希,却碰了个硬钉子。

内卫恐惧了。他无法看破凯尔希的真面目。

最后,内卫没有与凯尔希同归于尽,选择了脱离。他和那万尼亚大公一样,至死都效忠于乌萨斯。

内卫脱离了,但凯尔希还要摒挡残局。在海蒂和Mon3tr的辅助下,她最先伪造野兽袭击的现场。

排除了内卫的威胁,凯尔希最先看特蕾西娅的来信。

2021041918940357

特蕾西娅看着萨卡兹蒸蒸日上,但特雷西斯与她的分歧也日渐显著。她需要凯尔希的辅助。

而且,特蕾西娅手下的工程队,在凯尔希的指引下,找到了“罗德岛”的线索。

也就是说,凯尔希知道万万年前埋藏在地底的“罗德岛”的存在。

两人回到屋内,众人赞叹凯尔希的伤势,被她以野兽为捏词乱来了已往。在守候私人医生前来时,文森特伯爵将汤姆森的平安托付给凯尔希——他深知自己的能力不足,即便被最好的同伙诱骗,被不知情者当成酒囊饭袋,但他在幕后默默支持凯尔希与汤姆森维护多伦多郡的和平。

在这个层面上,他的孝顺着实并不比两位少。

就如《三国演义》中,若是刘禅搞刘备那套,励精图治,培植自己的新势力,会与诸葛丞相和其代表的旧势力形成对立。蜀汉会在君臣内斗中更快地土崩瓦解,而不是在一次次北伐的虚张阵容中苟存数十年。

凯尔希要脱离了。内卫的到来可以瞒住几个庸人,但维多利亚的线人可没有那么简朴。

临行前,她与海蒂作别,并忠言她,如狂风雪般的动乱时代即将到来。

而海蒂,要做好准备。

现代·萨尔贡

2021041902976530

由于一批珍贵的医疗物资被萨尔贡政府阻截,罗德岛不得不用黑市手段将它们运出。

卖力接应队伍的暴雨和慑砂到达了讨论地址后,却许久没有等到讨论的人,甚至没有例行的准时联络。

这时,神秘的访客到来。他是当地的地头蛇“沙卒”。着实,为了体现会晤的诚意,“沙卒”没有危险那些干员,也没有动那些货物。

他也是昔时被凯尔希救下的少年艾利奥特。艾利奥特用曾经的研究整体名称为代号,完成了这场绵延二十余年的复仇。

现在,他被凯尔希的署名吸引而来。在领会罗德岛以人为本的理念后,他知道,在履历过无数次失败的找寻后,这一次他终于找到了影象中的谁人“凯尔希”,忍不住对她向导的这个势力发生了好奇。

确认了干员和货物平安无虞,暴雨松了口吻,却又主要了起来——“沙卒”想要加入罗德岛。

跨服对话后,“沙卒”展现了自己的肌肉——他能轻松地杀掉一位萨尔贡的地方诸侯。而这一切,只是为了复仇。

随后,他提出用他的所有,交流一份治疗资格。暴雨和慑砂对他对矿石病的满不在乎又示意出惊讶。

无奈之下,他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——寻找凯尔希,谁人已往的影子。

他恨着这片让他痛苦不堪的沙漠,却又不知道脱离了这恼恨之地,他又要为了什么而活。

他想要让凯尔希给予自己一个意义,一个取代复仇的,活下去的意义。

这时,敌人从四周八方杀来。他们的目的是已成为孤苦伶仃的“沙卒”,罗德岛的干员们也会遭到池鱼之殃。

无奈之下,暴雨和慑砂接纳了他。而“沙卒”引爆了之前早已布下的陷阱,轻松解决了来犯之敌。

2021041934597232

不得不说,那天凯尔希全灭萨卡兹佣兵队的战斗,对他有深刻的触动。

来到罗德岛,通过测试,签下条约,“沙卒”成为了罗德岛干员,也有了全新的代号——“异客”。 

十七年前,切尔诺伯格,莉莉娅面临着丈夫的殒命。

十七年后,沃伦姆德,路易莎面临着挚友的殒命。

运气的不幸,在这里重叠。

莉莉娅选择了复仇,无止境的复仇,直到在萨米被内卫杀死。

幸运的是,与她的母亲差异,亚叶没有被恼恨冲昏头脑,而是选择了理智。也许,沃伦姆德事宜的了局并不完善,但至少活下来的人,放下了恼恨,走向了新的生涯。

当艾利奥特与凯尔希再次相见时,莉莉娅的女儿带来了海蒂的信件。

已往没有真正地已往,至少对凯尔希而言是云云。

异客问凯尔希,是否会在罗德岛真正地安放下来。

他只想要一个谜底,无论是否,无论真假。

凯尔希没有给出谜底。

也许,这个谜底并不取决于她,而是取决于我们。

……

2021041965331135

在一个通俗的早晨,凯尔希督促博士协助阿米娅事情,同时也对博士示意出了罕有的体贴。

罗德岛,将会在日落前起航。

凯尔希

首先,我们最想知道的一定是,凯尔希事实活了多久?

老伊辛的梦中,千百年前匹敌非人精怪时,凯尔希就已存在。

蚀刻章“无尽落难奖章”

“这一次的生命”,也就是说,尚有“上一次”和“下一次”。

岂非是像理想乡的“史官”稗田家一样,一代代转世的同时传承影象?

而且每一代的寿命也相当绵长。二十二年已往,艾利奥特和路易莎都长大成人,而凯尔希似乎没有任何转变。

而且,凯尔希是熏染者。

一样平常来说,熏染者的寿命,会很短。

但这个定律似乎在凯尔希身上失效了。她的寿命甚至有可能匹敌炎国的神灵和不死的黑蛇。

这是我以为她可能是“神”的第一个证据。

第二个证据,就是她有“神性”。

神,俯瞰众生,掌控强横权能。

当艾利奥特诘责她对死者的态度时,她示意不在乎。

当护送巴别塔的萨卡兹佣兵被围杀时,她阻止特蕾西娅去营救她们。

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

凯尔希过于理性了,甚至让伊内丝形容她存在“机械的部门”。

而且,她智慧到足以预知未来,经常能提前做好准备。

在萨尔贡,她计划好了佣兵队和自己的脱离蹊径;在乌萨斯,她留在切尔诺伯格四周的乡村,等着莉莉娅来找她;在切尔诺伯格,她决议带走塔露拉,显然也不是暂且起意。

政府者迷,旁观者清。局中她却如一个旁观者一样平常,“像把瞳孔放在云端一样”掌控全局。

同时,对身边的人来说,她也有人性的部门。她会忍不住去体贴艾利奥特,不想他去复仇;她一直试图挽回因失去丈夫而近乎疯狂的莉莉娅;她会不停地警醒海蒂,希望她能准备好面临诡谲的未来;她对阿米娅和博士的体贴,也带着脉脉温情。

凯尔希是温柔的,只管这一面很少展现。

最后,她在推行“神”的职责。

我们可以从字面意思获得,她一直在为了阻止战争而奔走。

然而只是这么简朴吗?

泰拉大陆上,有嗜好战斗的人,也有热爱和平的人。那些同样在奔走的和平主义者,跟凯尔希做的是统一件事。但凯尔希所做到的,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条理。

千百年前,域外邪魔入侵。她站在那时的首脑身边,配合抵御它们。

而在这一次生命,她最先阻止文明内部扑灭性的斗争。

泰拉大陆上,有万千生灵。生灵中出类拔萃者,崭露头角,成为文明的首脑。这些首脑之间,存在着一个无形的天平。

当天平双方平衡时,首脑间的气力相互制约,大致对等,顶多发生局部的战争,生灵的损失并不多;而天平双方失衡时,首脑间气力有悬殊的差异,大战便会发作,万千生灵遭到恐怖的灾难。

事态错综庞大,再加上喜怒无常的天灾,旧文明神秘气力的挖掘,天平的平衡是极端懦弱的,随时都可能发生大战。

凯尔希所做的,就是不停改变天平各处的重量,使得天平维持在一个平衡的状态。

是的,以一人之力,介入泱泱大国间的博弈。这些庞然大物,也许只要吹一口吻,就能将她碾作灰尘。

她在哥伦比亚和萨尔贡之间斡旋

她把王酋和雇佣兵都玩弄在股掌之间

这不外是她一次次救赎中的某一次而已。

就如她所说,战争是一个链式反映,一环接一环。稀奇是在泰拉这种生计神经高度紧绷的文明,一个导火索就可能会使整个文明在战火中湮灭。

她守护着承载万千生灵的天平之平衡,也守护着这个天下。

按理说,凭她一小我私人不能能做到。但她偏偏四两拨千斤地做到了。

凯尔希说过,她“无所不知”。

那么,“未来”,是否包罗在这个“无所不知”里?

这已经超出了人力,属于“神”的局限了。

凯尔希的身上,同时存在着神性与人性。

而且,她是一个极其长寿的源石病熏染者。

她的身边随同着与她一同出生的、优美而壮大的怪物Mon3tr。

而源石这种神秘的存在,显然不能能是人力所为。

那么,她会不会是这片大地的泉源——源石,也就是神的代言人,抑或是像年、夕一样的残片?

现在,她不再孤军奋战。

也许,特蕾西娅的死对她触动很大。

她留了下来,带着罗德岛,为了泰拉的和平而战。

她身边群集的人越来越多,她的人性也不停放大,从而使得罗德岛成为一个为了干员平安可以放弃珍贵货物的公司,一个不停救助熏染者,给他们应有的尊重的医院,一个可以埋头钻研的科研圣地,一股为了阻止战争不惜价值的势力。

她是谁,是什么,或许并没有那么主要。博士只要知道,她是凯尔希,是罗德岛的凯尔希,就足够了。

你守护这个天下,我守护你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1KST游戏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1kst.com/4552.html

站点重置,专心做游戏攻略。希望大家踊跃注册投稿!